庙堂仪范——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特展

发布于:5/17/2021, 01:36:44

5月1日,“庙堂仪范——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特展(第一期)”正式在故宫博物院文华殿开展,展期两个月。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55套共计66件绘画文物共聚焦于三个主题,分别是展现历代帝王的形象或生活图景的“王者之政”、展现19位历代重要大臣的“济济多士”,以及呈现历代女性服饰、形象、仪态等的“列女垂范”。整个文华殿主殿展厅全部用以呈现这系列作品,空间较宽裕。文华殿本身绚烂的平棋方格天花和花纹地板为展厅平添皇家建筑的精致绚烂,布展则一般不取用太多装饰图案,尤其对于这样一个古朴雅致的书画展,米色布景恰可以有效突出因为时间磨蚀有些暗淡的画作。

据澎湃新闻了解,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系列特展在两年间分四期展出,第一期为“庙堂仪范”,展期从2021.5.1-2021.6.30;第二期为“林下高隐”,预计2021年9-10月展出;第三期为“闺阁红粉”,预计2022年5-6月展出;第四期为“风俗百态”,预计2022年9-10月展出。

故宫博物院文华殿

展厅现场“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特展”每一期都会呈现故宫馆藏的重要作品,如第一期展览中,55套(66件)绘画文物和1套(2件)书法文物中,包含一级文物14件,占总展出文物数量25%。首次国内展出文物28件,占总展出文物数量50%。作品时代来看,确定为宋的有4、元代1、明代16、清朝34、近代1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确认时代较早、且艺术品味较高的宋代画作,宋人《女孝经图》卷,还有传为东晋顾恺之、考证确认是宋代摹本的《列女图》卷与《女史箴图》卷。此外,展览的一个亮点是将重要的宋画卷轴完全展开,给观众呈现该画卷的全貌。

宋人绢本设色《女孝经图》卷(局部)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展览是一个系列,将在两年的时间内分四期展出,第一期庙堂仪范,展期从2021.5.1-6.30;第二期为林下高隐,预计2021年9-10月展出;第三期为闺阁红粉,预计2022年5-6月展出;第四期为风俗百态,预计2022年9-10月展出。“列女垂范”:展出多卷珍贵宋画

展览的第三单元集中了本次展览最重要的作品,如一件传为东晋顾恺之的《列女图》卷。西汉大臣刘向取典籍所载历代著名女性,纂为《列女传》七篇,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据此画成图本流传。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此卷是传世惟一宋摹本。人物用“铁线描”,衣纹采“复笔法”,以表现褶皱及飞舞,舆服器物,保留了汉代制度,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

展览现场,(传)顾恺之《列女图》

展览现场,(传)顾恺之《列女图》

展览现场,(传)顾恺之《列女图》西晋大臣张华作《女史箴》,提出后妃所需具备的道德要求,表达了对当时后宫干政的忧虑。此次展出了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宋人白描摹本,展开的画卷中,十一段故事首尾完整。人物与布景的比例保留着中古时期人物画的特点,衣服用“高古游丝描”,笔法流畅,临摹者出自李公麟一派。长卷起首,比大英版本多了箴文及两段画面。这件长卷也对研究古代服饰等有重要意义。

宋人白描摹本的顾恺之《女史箴图》

宋人白描摹本的顾恺之《女史箴图》

宋人白描摹本的顾恺之《女史箴图》

宋人白描摹本的顾恺之《女史箴图》

大英博物馆藏 设色的顾恺之《女史箴图》唐朝侯莫陈邈(侯莫陈为复姓)之妻郑氏著《女孝经》十八章,以为女德楷模。宋人所绘的此卷《女孝经图》卷描绘《女孝经》前九章内容。每章之后,有楷书录文。人物衣纹用“铁线描”,刻画细致,设色古雅。人物形态秀美,神情雍容,渲染精工,是南宋人物画代表作。故宫书画部研究员对澎湃新闻介绍,“这里面所绘的是宫廷女性的一些美德,人物的表情都非常端雅,整体宫廷的氛围就非常好。我们对比清宫的绘画人物的仪态表情,就会发现变化特别大,宋画和清画有很大的区别。”

宋人绘《女孝经图》

宋人绘《女孝经图》

宋人绘《女孝经图》王者之政:以蚂蟥描、铁线描、兰叶描等绘法描摹古代君王故事展览的第一个主题是王者之政,即选择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16位历代杰出帝王的人物画,包括尧、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姬昌、周成王姬诵、汉高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蜀汉昭烈帝刘备、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宋高宗赵构、明太祖朱元璋、明宣宗朱瞻基、清圣祖玄烨、清高宗弘历。

一件传为南宋初年的马和之所绘的《闵予小子之什图》呈现的是《诗经·闵予小子之什》十一章,讲述了周成王姬诵咨访治道,以继承父祖功业的故事。全卷人物衣纹圆转飘逸,线条两端细中间加粗,称之为“蚂蟥描”。经学者们考证,此卷是当时的画院画家仿造马和之的笔意所为。

(传) 南宋马和之《闵予小子之什图》

(传) 南宋马和之《闵予小子之什图》故宫博物院书画部马顺平介绍,第一个主题之下比较重要的画作有一件元代陈及之的《便桥会盟图》卷,纸本白描,描绘武德九年(626年)突厥入犯,唐太宗李世民化危为安与之会盟的故事。画中,人物衣纹用“铁线描”,细劲准确,为北宋李公麟传派。树石近于郭熙画法,有元人笔墨韵味。不同于一谈到中国的人物画首先就想到是山水中简单的点景人物,并表现出的千人一面。《便桥会盟图》卷中的人物神态万千,姿态生动传神。陈及之史料中记载比较少,研究者们通过这幅画中的树木的形态确定为元代作品,因而陈及之也为元代画家。

元陈及之《便桥会盟图》中几个比较有张力的画卷部分以及树木的绘法

元陈及之《便桥会盟图》中几个比较有张力的画卷部分以及树木的绘法

元陈及之《便桥会盟图》中几个比较有张力的画卷部分以及树木的绘法明代刘俊作《雪夜访普图》轴,此图描写宋太祖赵匡胤雪夜访赵普的历史故事。据《宋史·赵普本传》记载:“太祖数微行过功臣家,普每退朝,不敢便衣冠。一日,大雪问夜,普意帝不出。久之,闻叩门声,普亟出,帝立风雪中,普惶惧迎拜,帝曰:已约晋王矣。已而太宗至,设重裀地坐堂中,炽炭烧肉,普妻行酒,帝以嫂呼之。因与普计下太原。”

明刘俊《雪夜访普图》轴画面描绘的正是这一历史情景。在门庭宽敞、屋宇数重的枢密副史府内,前厅正中二人围炉而坐。上首坐的是宋太祖赵匡胤,他头扎巾帽,身穿盘领窄袖袍服,腰束锦带,身材魁伟,气度不凡,其庄严的表情,侧首聆听的姿态,恰当地表现了深夜访贤、商议国家大事的仪态和心境。身着便服的枢密副史赵普在下首侧坐,恭谦地侃侃而谈,细致地刻画出了他诚恳献策的谋臣风度。画家在着意刻画主体人物的同时,对景象做了细致的描写。近岩远山,老树昏鸦,均被夜色笼罩着,竹叶、树枝、屋脊上覆盖着皑皑白雪,天气显然很寒冷。为突出赵匡胤的天子身份,在大门外象征性地画有四个侍卫,他们似乎守候已久。这些细微的描绘,深化了雪夜访贤的主题。

明刘俊《雪夜访普图》轴(局部)

明刘俊《雪夜访普图》轴(局部)这件作品的构图特别,此次展览也是本画第一次展出。故宫书画部研究员介绍:“它采用平行的画法,让人站在与门平行的角度,画面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看到这个就看不到那个,几个视角放在一个平面里,这是我们中国山水人物画中典型的散点透视的方法。这幅画对人物神情的表现也很突出,君主在非常认真听,宰相在非常忠心地献言,中国当时结束了藩镇割据的局面,北方又面临重组。地毯、龙袍的纹饰、衣服的褶皱都交代得比较清楚,画家的水平是比较高的。门口的几个卫士都非常冷,缩着脖子,也很传神。宋朝以前都没有宫廷画,像《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都是后来作者被提拔以后画的,元代以后的文人画和宫廷画不太一样,宫廷画是按照皇帝的命令指示,他自己的意志没有体现出来。”《历代帝王道统图》册是清初嘉兴女画家陈书(1660-1736)创作的人物册页,描绘了上古至唐宋十六位帝王的道德功绩。人物衣纹用“兰叶描”,用笔工细,设色艳丽。人物开脸丰腴,勾染得当。服饰、器物多出于想象,帝王相貌亦较程式化,反映了画家迎合宫延审美趣味的心态。这也是本次展览开始部分的第一件作品。

此外,陈书的《帝舜凤仪麟舞图》册页绘制的是舜,中国历史上传说的古帝王之一。他最早倡导“德为先、重教化”理念,施行仁政,其德化天下,以至出现了凤凰翔集和麒麟舞蹈于殿廷的瑞象。陈书《夏禹随山刊木图》页,绘制的是夏禹,夏王朝的奠基者。禹领导百姓,疏通山川,成功治理洪水灾害,并分天下为九州,其子启创建了夏朝。

清陈书《历代帝王道统图》册

陈书《夏禹随山刊木图》页

陈书《成汤网解三面图》页 讲述成汤的好生之德“济济多士”:19位历代重要大臣画像第二单元“济济多士”人中,展览的画中题材涉及19位历代重要大臣,包括孔子、张良、苏武、刘昆、诸葛亮、张飞、周处、谢安、姚崇、狄仁杰、郭子仪、赵怍、范纯仁、岳飞、文天祥、韩琦、阿玉锡、福康安、杨芳。

第二单元展厅一件重要的吴伟《问津图》卷,线本白描,尺幅较小,描写的子路问津,故事出自《论语》,表现了孔学不回避现实的人生态度,人物衣纹用“兰叶描”、柔中带刚,人物形象古朴渊雅,是吴伟人物画代表作之一。故宫书画部研究员说:“有人认为吴伟的白描画是最顶级的。这幅画是用一些泥金画了远处的山水,孔子坐在车上,子路在边上,另有两个隐者。后面的树和草画得比较好,因为吴伟是著名的山水画家,是非常全能的,这些草是很活的,一棵一棵而不是一堆一簇,吴伟短短几笔,牛的神态就出来了,所以这也是非常有艺术性的画作。”

吴伟《问津图》展出的明宣宗朱瞻基所绘《武侯高卧图》卷中,卷中诸葛亮卧于竹林,意态潇洒。衣纹用马远“折芦描”,用笔简逸而传神,具文人意趣。衣纹用“兰叶描”,多绘的衣服线条流动而不迟滞,人物开脸墨线勾出轮廓,造型准确。

明宣宗朱瞻基所绘《武侯高卧图》据介绍,我国从汉代开始有谋臣张良、不辱使命的苏武,这些人物也经常入画,“我们以前的历代帝王像大多去了台北故宫,这一批名臣像都留在了北京故宫。这次我们拿出了四件,张良、张飞、狄仁杰、岳飞,这些的特点是第一尺幅很大,第二都是人物往左看露出右脸,第三是,人物的衣纹比较刚硬的线条,开脸比较对称,有一个大鼻子,肤色上色不是特别多。下面这幅张飞画像吸收了一些民间画的特点,比如年画的画法,从时代判断可能是明代中晚期。”故宫相关策展人员介绍说。

张飞画像另一幅岳飞画像颠覆了读者对于岳飞的认知,画像中他穿着蟒袍在看书。岳飞的脸部刻画更生动了,笔墨更多一些,头巾腰带上的花纹都非常细,他坐在椅子上衣服褶皱翻动的地方处理得都很好。

岳飞画像我国人物画发展至五代两宋达到了高峰,出现了一批具有高度艺术表现力的杰作,如人们耳熟能详的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等。这一时期的人物画不仅题材丰富、技法多样,而且在人物形象的刻画方面,更注重内在精神情感的表达及场景氛围的烘托,体现出中国古代人物画象形传神的最高水平。元代以降,虽然多数文人画家较少参与人物画创作,但人物画的纪实、教化功能,在明清宫廷画院中依然得到蓬勃的发展,佳作迭出。同时,大量表现文人雅士生活情趣的作品、记录普通民众生产生活的作品更是奇思佳构,如百卉争妍,在作品数量和艺术水准上皆不输于前代,成为我们了解和探究古人思想情趣、生活状态的形象而生动的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