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千刀一两漆”,故宫藏乾隆朝漆器在京展出

发布于:7/27/2021, 04:08:22

7月9日,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朱艳华绮——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朝漆器展”将于北京嘉德艺术中心对公众开放,展出100余件故宫博物院藏清代乾隆朝漆器,涵盖雕漆、戗金、镶嵌等多种工艺,呈现这一时期漆器工艺的风格特色、艺术审美。

故宫博物院藏漆器1.8万多件套,其中以清代漆器数量占比最大,尤其以乾隆朝为代表的清中期漆器为漆器藏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展览选择100余件故宫博物院藏清代乾隆朝漆器,并以清代宫廷用漆器中常见工艺门类将展品划分为:雕漆、描饰与金漆、戗金彩漆与填漆、镶嵌四个单元,另外加入仿漆瓷器五个单元,以呈现这一时期漆器工艺的风格特色、艺术审美。

据悉,这是双方继2019年合作推出《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2020年推出《妙宝庄严——故宫博物院藏法器展》之后的又一次合作。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现场展品

现场展品
漆工艺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手工艺之一,在跨湖桥遗址发现了距今八千年前的漆弓,河姆渡遗址出土了七千年前的漆碗,随后经历代漆器工艺技术的不断发展,漆器品种日益丰富,至今仍以华贵和含蓄兼容的特质,被延续生产。乾隆朝初期,清代国力进入鼎盛时期,奠定了宫廷工艺美术大发展的基础。

在众多工艺门类中,漆器得到乾隆皇帝喜爱,使宫廷所用漆器制作呈现繁荣景象。清代内务府造办处、苏州织造等承揽造办宫廷用漆器,乾隆皇帝亦经常亲自督导,并提出明确要求,致使漆器种类异常繁多,其工艺主要分为素髹、描饰堆起、雕填剔刻、镶嵌等。其中剔红在雕漆工艺中因受乾隆帝偏爱更是大量制作。

漆树一般都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一棵漆树它的整个生命周期只能割出10公斤左右的生漆,割漆时的刀口还不能超过十刀,每割十天需歇十天,每割一年需歇一年。因此古时有“百里千刀一两漆”的说法。

雕漆工艺:极尽繁缛

本次展览中,展品呈现得最丰富的单元是雕漆工艺部分。

雕漆是髹漆工艺技法之一。做法是先在器物胎骨上(常见为木胎,少有铅胎、铜胎)层层涂漆积累,使漆达到一定厚度,在漆呈软干状态时用刀雕刻出花纹,属于髹漆、绘画、雕刻相结合的工艺品种。漆赖画而显,画赖漆而存,是雕漆工艺突出的特点。它使漆工艺由平面艺术发展成为浮雕艺术,产生出立体装饰效果,是漆工艺历史进程中的一次重大革新。

根据漆色的不同,雕漆又分为红雕漆、黑雕漆、黄雕漆、绿雕漆、白雕漆、雕彩漆等多种,也可对应地称之为剔红、剔黑、剔黄、剔绿、剔白、剔彩等。清代中期剔红制作数量最大、工艺成就亦最高。此外还有一种雕漆叫剔犀,专以如意云纹、卷草纹为雕刻纹饰而归为一类。

此次展览第一单元雕漆类有50余件文物,展览中,又将这50余件文物细化为6个章节,分别为文人典故、仿古、仿明、吉祥寓意、陈设赏玩、功能专属。

下面的一件乾隆款剔红“赤壁宝盒”就作为“文人典故”的代表,这件四方形盒,上下三层,四角饰如意形凸起。外髹红漆。盖面雕赤壁图,苏子与客携酒与鱼,泛舟于赤壁之下,此时“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二客仰见明月映照临江峭壁,顾而乐之。盖内中央阴刻戗金“赤壁宝盒”器名款。外底中央阴刻戗金楷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

北宋文学家苏轼两次携友游览赤壁,著有前、后《赤壁赋》。古人常根据文中描写进行艺术创作,如“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等。这件作品表现了《后赤壁赋》中的场景。

乾隆款剔红“赤壁宝盒”

乾隆款剔红“赤壁宝盒”

乾隆款剔红“赤壁宝盒”

乾隆款剔红“赤壁宝盒”
同样以展现人物趣味的一件“剔红山水人物图磐式盒”。盒仿玉磬形,天盖地式,几座下出如意式足连托泥。通体雕红漆。盖面饰群仙祝寿图,以连绵的群山和浩瀚的海水为背景,表现八位仙人渡海前来祝寿的恢弘场面,空中二仙人驾鹤盘旋,水中升腾祥瑞之气。盖面上端的蝙蝠与磬式造型组合,寓意“福庆”。侧壁采用通景画方式,亦雕祝寿、献礼等吉祥图案。盒内盛放随形子盒四个,装饰描油勾莲纹,图案工整清雅。此盒装饰图案复杂,人物众多,但构图疏密有致,主次分明。特别是人物刻画神态各具,体现出高超的雕刻技艺。

剔红山水人物图磐式盒

剔红山水人物图磐式盒

 文物细节

 文物细节
下面这件“乾隆款剔红雅集宝盒”的盖面上,一雅士在松树下抚琴,二雅士席地交谈,体现着古代文人雅集的趣味。

“乾隆款剔红雅集宝盒”

“乾隆款剔红雅集宝盒”

剔红工艺的雕漆作品,在每个细节都极尽繁缛

剔红工艺的雕漆作品,在每个细节都极尽繁缛

一件乾隆百子宝盒,双面共雕刻童子52个,侧壁雕童子48个,合为“百子”

一件乾隆百子宝盒,双面共雕刻童子52个,侧壁雕童子48个,合为“百子”
作为“吉祥寓意”的代表、也是现场体量较大的一件文物——剔红寿山福海图插屏。插屏通体髹红漆,两面雕刻纹饰。一面海水宽阔,船帆点点,正中浮一仙山,山上层峦叠嶂,殿宇楼阁鳞次栉比,海畔树木掩映,寓意“寿山福海”。另一面在黄漆地上雕红漆福寿字六十对。底座三层相叠,满雕红漆纹饰,复杂精美。乾隆时期,插屏多为陈设、欣赏之用,常以百子、鹤鹿、龙凤、花卉为饰,寓意吉祥。

剔红寿山福海图插屏

剔红寿山福海图插屏
作为“陈设赏玩”的代表,一件剔红团花纹书卷式盒显得很特别。盒分三层,由一书函式盒与三卷轴式盒叠落而成,造型惟妙惟肖。盒上雕长条形题签,两端嵌象牙,象征纸页。通体以绿漆回纹为地,红漆团花为纹,仿织锦效果。团花分为螭龙、四瓣朵花、寿字三类,横向成行,竖列交错,斜向统一,疏朗有致,文人气息浓郁。底座髹黑漆并雕刻锦地。清代流传下来的书卷式盒种类繁多,造型有别,体量不一,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

剔红团花纹书卷式盒

剔红团花纹书卷式盒

乾隆款剔红“海月香盘”

乾隆款剔红“海月香盘”

 剔红十八罗汉笔筒

 剔红十八罗汉笔筒
一套“剔红三事—夔凤纹炉”体现了“功能专属”的性质。所谓三事,即置于几案之上,用于焚香、净化之用具,一般由炉、瓶、盒三件组成。炉为燃器,盒盛香料,瓶置箸铲。使用时,用箸夹取盒内檀香至炉内燃烧,烧净后用香铲清除灰烬。三事组合源于明朝中期,清乾隆时期曾大量制造,工艺种类丰富,材质含玉石、珐琅、瓷器、玻璃等。漆器三事较为罕见。此套雕漆三事另配一几,共四件。表面均髹红漆,雕夔凤、兽面、蕉叶、花卉、几何图形等纹饰。炉盖顶端镶白玉云蝠纹钮,甚为考究,体现出宫廷陈设之精雅。

“剔红三事—夔凤纹炉”

“剔红三事—夔凤纹炉”
下面这件乾隆款剔彩“龙凤集福盘”,八出葵瓣式盘,圈足随形。盘面自下而上依次髹红、绿、红、褐、黄、绿、红七层色漆。盘心开光内深雕一双钩福字,笔道内梅花、竹枝、如意、古琴、银锭、宝珠、珊瑚等各式宝物,开光以外交错排列龙、凤、鹤三种纹样。外壁雕蔷薇、栀子、荷花、梅花等折枝花卉。外底中央阴刻戗金楷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其上横刻“龙凤集福盘”器名款。器名款一般为四字,此为五字,是为特例。此盘仿自嘉靖朝作品,色彩鲜艳丰富,花纹繁密多样,布局工整对称,不失为艺术的再创造。

乾隆款剔彩“龙凤集福盘”

乾隆款剔彩“龙凤集福盘”
一件嘉靖款剔红福字方形委角盘,盘方形,委角。盘心随形开光,以方格卐字锦纹作地,其上雕楷书“福”字,笔画边缘凸起双线,呈现重笔勾勒的立体效果。盘壁四开光内雕海水游龙纹,委角处饰杂宝纹。外壁四开光内雕灵芝承托杂宝纹。底髹黑漆,正中有刀刻填金楷体“大明嘉靖年制”六字竖行款。

嘉靖款剔红福字方形委角盘

嘉靖款剔红福字方形委角盘
文献记载雕漆工艺唐代已有,在宋元明时期发展兴盛,清代宫廷用雕漆在乾隆朝恢复制作,总体在继承明代雕漆工艺的基础上形成自身时代特色,并大量制作。器物种类繁多,在使用功能方面,从朝廷典章到日常生活用具,无不包含。体量从大到数米宽的屏风宝座、小到盈寸高的墨盒烟壶,应有尽有。各种器物均造型端庄,色泽鲜艳,雕刻精细,锋芒深峻,构图严谨,布局繁密。装饰内容丰富,常见山水人物、花鸟鱼虫、龙凤瑞兽、文人典故等。乾隆朝雕漆工艺达到极致,将古代雕漆工艺推到又一个高峰。

剔彩寿春图圆盒

剔彩寿春图圆盒
描饰与金漆:工艺丰富,仿其他类材质几可乱真

在漆工艺中,描金、描彩漆、描油等可以归类为描绘纹饰的工艺技法。雍正、乾隆两朝大量制作描金漆器,其中又可分为传统技法和仿洋漆技法两种。描彩漆在战国、汉代已盛行,纹饰飘逸,为一时之盛。自唐、宋以后,描彩漆品种逐渐式微,清代宫廷所做描彩漆器不多,却具有很高工艺水平。描油显现的颜色弥补了色漆不鲜明的缺憾。故宫博物院珍藏的描油作品都是清代制作,虽均无铭文,但从其色彩之丰富、做工之精美方面看,当为乾隆朝作品。

金漆器雍容华贵,清代宫廷曾大量制作。据文献记载,金漆在雍正朝即有所制作,但数量不大。乾隆朝制造量较大,装饰题材丰富,其中以寓意吉祥和仿生题材为多。

这一单元的展品形式更丰富,一件乾隆款红漆描金凤穿牡丹纹银里碗,碗木胎,撇口,圈足,通体髹朱漆并描金,体现出宫廷器用装饰之奢华。碗壁绘牡丹、凤鸟组合的吉祥纹样,凤鸟穿梭飞舞于牡丹花丛之中,也称“凤穿牡丹”,寓意幸福美好。足壁饰描金海水纹一周。口沿及碗里镶银。碗底描金双方框内,署楷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据档案记载,此碗当时共制有十六件,如今全部保存于故宫博物院,一件未失。两百年来,纹饰依旧光鲜如新。

乾隆款红漆描金凤穿牡丹纹银里碗

乾隆款红漆描金凤穿牡丹纹银里碗
下面这件乾隆款黑漆描金山水人物图方胜式盘。浅盘,木胎,方胜式,平底,随形圈足。通体髹黑漆地,饰描金图纹。盘心为两幅一角相叠的山水楼阁图,远、中、近景布局得当,山石俊秀,古树苍劲,水波荡漾,亭台水榭错落有致,一叶小舟徐徐前行。描金处作山石皴法,层次分明,浓淡成晕,呈现清静幽雅、意境高远的气象。盘内壁绘六瓣花卉纹锦地,外壁饰团花。外底散落各式折枝花卉,中心双方框内署描金楷体“乾隆年制”四字双行款。此盘借鉴日本莳绘技法,在描金纹饰上髹涂透明漆并进行研磨,使漆地更加乌黑光亮,纹样更富立体感。

乾隆款黑漆描金山水人物图方胜式盘

乾隆款黑漆描金山水人物图方胜式盘
同样采用黑漆工艺的一件黑漆描金蕉叶纹灵芝盆景,灵芝表面贴金箔,雕刻惟妙惟肖,根部坠圆形木块,起固定作用。盆为尊式,撇口,束颈,鼓腹,圈足,与底座连为一体。其通体髹黑漆为地,口沿描金,颈底部饰蕉叶纹一周;盆腹外鼓,满饰缠枝莲纹;腹下环饰覆蕉叶纹一周。盆口内壁点缀各式折枝花卉。灵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素来象征长寿,金色、饱满的灵芝更加富贵喜人。此盆景原藏紫禁城寿康宫内,此地为皇太后居所,太妃、太嫔随居于此。

黑漆描金蕉叶纹灵芝盆景

黑漆描金蕉叶纹灵芝盆景
一件描油勾莲纹如意云头式盒。通体髹浅蓝色漆为地,图案以油调色描绘。盖面饰描金随形开光,内绘勾莲蝠纹;勾莲枝缠蔓卷,象征长寿,与蝙蝠纹组合,寓意“福寿双全”。侧壁满饰勾莲夔凤纹。内髹金漆。外底中心绘一枝两柿,意为“事事如意”。清中期各类工艺技术登峰造极,出现了许多用一类材质模仿另一类材质的作品,几可乱真。此云头式盒即为一例,其装饰模仿铜胎掐丝珐琅,不仅颜色、纹饰高度仿真,还刻意模仿铜胎与掐丝的鎏金质感,只有握在手中才可辨别真伪。

描油勾莲纹如意云头式盒

描油勾莲纹如意云头式盒

描油瓜瓞纹长方盒

描油瓜瓞纹长方盒
下面这件金漆八吉祥纹长方盒通体髹金漆。盖面题签内,以墨题写楷书“御制避暑山庄后序”八字,两侧各饰四枚番莲花承托的八吉祥图案。盖壁四面满布缠枝莲花,花头硕大,枝缠蔓卷,布局精巧而无繁缛堆砌之感。座面四角立有如意云头形挡板,为固定盛装册页的纸胎糊锦小屉之用。底座出如意云头式足,饰拐子纹。盒内原藏的《御制避暑山庄后序》册页,为乾隆皇帝第十一子永瑆书写。

《避暑山庄后序》是乾隆皇帝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御制之名篇,因其作于康熙皇帝《避暑山庄记》(写于康熙五十年,即1711年)之后而得名。皇子永瑆擅长书法,由他精心誊写的《后序》册页被纳入这件精美的金漆匣内,呈献乾隆皇帝御览。

金漆八吉祥纹长方盒

金漆八吉祥纹长方盒
戗金彩漆与填漆:浓郁的宫廷色彩

清代康熙朝比较盛行制作戗金彩漆器,雍正朝的制作虽有档案记载,但实物所剩无几。乾隆朝是戗金彩漆工艺蓬勃发展时期,不仅制造量大,而且精品也多。其突出特点是戗金浓厚,色彩鲜艳,纹饰精细,整体装饰光华亮丽,具有浓郁的宫廷色彩和气息。

戗金彩漆是“戗金”与“彩漆”相结合的一种复合工艺。所谓戗金是在一色漆地上,阴刻出花纹图案,之后在阴线内打金胶上金箔或金粉,成为金色的花纹。线条内填金后仍为阴线,低于漆平面。

所谓彩漆有填彩漆和描彩漆之分,填彩漆是在漆地上按照设计的图案,剔刻出低陷的花纹,花纹内填色漆,再经打磨,所以花纹与漆面齐平。描彩漆是在漆地上用多种色漆描绘纹饰,由于纹饰是描绘上去,所以花纹比漆平面略高。这样就形成了戗金填彩漆和戗金描彩漆两种工艺,相对而言戗金填彩漆的制作工艺更为复杂。根据流传下来的实物看,明代以戗金填彩漆为主,清代以戗金描彩漆为多,学界习惯将二者统称为戗金彩漆。

填漆工艺在乾隆朝得到重视。填漆作品表面平滑细腻,含蓄内敛,给人以蕴藉之美感。其制作工艺复杂,颇费工时,又因难于操作,致使装饰一般以规范性的纹饰为主,如锦纹、缠枝莲纹等,一器之上布满重复的精致纹饰,纹饰虽单一,却显素净雅致。

下面为展览中较重要的一件填漆荷叶式盘。盘木胎,荷叶式,边缘翻卷,平底。盘内、外髹绿漆为地,填红漆筋脉。盘心饰四朵莲,叶脉从中央射出,末端出叉状分枝,直抵盘边。叶脉之间以黄漆填饰卷草纹,线条柔美流畅。此盘造型仿明代样式,在清宫旧藏中独此一件。

填漆荷叶式盘

填漆荷叶式盘
一件乾隆款戗金彩漆“如意宫盒”体现了“戗金”的工艺。通体髹褐色漆为地,饰戗金彩漆纹样。盖面中心刀刻戗金如意云头,下方飞蝠口衔缠枝莲花,承托两枚对称的团寿字。云头四周环绕绶带缠绕的八支如意,头尾相对,上下左右环系四磬。盖、器弧壁上各有四个菱花形开光,内饰卍字结、飞蝠及各种缠枝花卉,取“万福如意”之寓意。口沿上下锦纹密布,地上饰祥云开光的飞蝠纹,间隔以番莲花。足外墙绘夔龙缠枝莲纹。里及外底俱髹黑漆。外底居中近上沿处刀刻戗金楷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横行款,下方署“如意宫盒”器名款。

乾隆款戗金彩漆“如意宫盒”

乾隆款戗金彩漆“如意宫盒”
一件戗金彩漆花鸟纹方盒,色彩雅致。盒木胎,方形,二层。通体髹褐色漆地,戗金花纹内填红、黄、绿漆。盖面展现了一幅秀丽的田园山居图景,近处湖畔绿草如茵,水牛闲步觅食;中景湖面波涛翻滚,一水车正从湖中汲水灌溉;远处可见对岸村舍,旁边有几只芦雁栖息。盒壁饰菊花、彩蝶、锦鸡等通景花鸟纹。里及外底俱髹朱漆。此盒绝妙之处在于盖内设有夹层,内注水银。拿取盒子之时,可以透过水车处镶嵌的玻璃,观察下方小轮随水银晃动旋转,似水车运转。时人的巧思和情趣由此显露。

戗金彩漆花鸟纹方盒

戗金彩漆花鸟纹方盒

戗金彩漆海屋添筹图双桃式盒

戗金彩漆海屋添筹图双桃式盒
镶嵌:随彩而施缀,光华可赏

百宝嵌漆器,就是在漆器表面镶嵌经过加工的、精美的珍贵材料,这些珍贵材料经过设计组成图案,从而达到装饰华美的目的。据文献记载,明代晚期漆器上始有百宝嵌工艺,但流传作品罕见。清代百宝嵌漆器明显增多,大到宫殿陈设的挂屏、立柜,小到桌几上的盒、匣、文具等,琳琅满目。

镶嵌漆器包括嵌螺钿、百宝嵌等。关于嵌螺钿,《髹饰录》曰:“螺钿,一名甸嵌,一名陷蚌,一名坎螺,即螺填也。百般文图,点、抹、钩、条,总以精细密致如画为妙。又分截壳色,随彩而施缀者,光华可赏。又有片嵌者,界郭理皴皆以划文。又近有加沙者,沙有细粗。”螺钿材料源于白碟贝、珍珠贝、鲍鱼贝,砗磲等贝螺。有薄厚之分,厚螺钿一般呈白色,亦称硬螺钿。薄螺钿相对厚螺钿而言,呈多彩华光,又称软螺钿。薄螺钿往往可以利用多次髹漆打磨,与漆面相平,触感平整光滑。

关于百宝嵌漆器,《髹饰录》曰:“珊瑚、琥珀、玛瑙、宝石、玳瑁、螺钿、象牙、犀角之类,与彩漆板子错杂而镌刻镶嵌者,贵甚。”百宝嵌同样是利用天然漆的胶黏特性,将各种珍贵材料雕磨成形后,嵌于漆面上。

一件红漆嵌螺钿团花纹攒盒,通体髹朱漆地。盖顶中心嵌铜鎏金团寿字。外壁散布黄白相间、大小不一、样式各异的螺钿团花,或三两相叠,或单独装饰,与朱漆地颜色、质感对比强烈,更显灿烂。内盛小攒盘九个,中间为一圆盘,上饰识文描金团寿字,周围八个扇形小盘内亦用识文描金工艺表现姿态各异的蝙蝠,描画精细,鲜亮如新。内外纹饰相互结合,取“福寿双全”之吉祥寓意。此盒将各式团花集于一体,布局看似随意却内含章法,色彩绚丽奢华,宫廷气息浓郁。

红漆嵌螺钿团花纹攒盒

红漆嵌螺钿团花纹攒盒

黑漆嵌螺钿万福勾莲纹圆盒

黑漆嵌螺钿万福勾莲纹圆盒
一件百宝嵌花蝶图海棠式笔筒,外壁髹棕、黑色漆各半,表面装饰玉石镶嵌的蜡梅、秋菊、水仙、牡丹等四时花卉以及灵芝、翠竹和蝴蝶,其旁点缀描金花草。此盒以深色漆地衬托染牙、松石、白玉、玛瑙、螺钿等各色材质拼合而成的花卉虫草图,设色清爽明快,趣味高雅。

百宝嵌花蝶图海棠式笔筒

百宝嵌花蝶图海棠式笔筒

紫漆描金嵌玉石花卉纹盒

紫漆描金嵌玉石花卉纹盒
乾隆皇帝兴趣广泛,在工艺品制作方面喜欢进行各种尝试和探索,其父雍正皇帝就已经在不同工艺之间借鉴造型,仿制纹饰或纹理。乾隆朝宫廷用器除仿生、仿古外,其他不同材质和工艺之间的交叉仿制,成为清代宫廷用器的亮点之一,瓷器仿漆器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类。仿漆瓷一般用光亮的釉色去接近漆的颜色,如仿脱胎朱漆菊瓣式瓷器、利用雕刻瓷胎的技法仿制雕漆,均使人真赝难辨,堪称一绝。这种效仿形式,也是帝王游戏工艺情趣之所在。

 乾隆款仿朱漆菊瓣盘

 乾隆款仿朱漆菊瓣盘
一件乾隆款仿朱漆描金盖盒。盒呈馒头形,上、下子母口扣合,深弧腹,圈足。盒内与圈足内均施松石绿釉。外壁通体仿竹编漆器效果,朱漆地上以金彩描绘纹饰。盖面中心书团寿字,周边环绕五只蝙蝠,寓意“五福捧寿”。盖、盒侧壁各饰四个扇形描金开光,开光内刻划竹编纹,开光外绘金彩折枝花纹。外底中心留白,署矾红彩篆体“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

乾隆款仿朱漆描金盖盒

乾隆款仿朱漆描金盖盒